借卵生子的年龄_国外借卵多少钱_健康周刊地贫父母可孕育健康宝宝

2022-08-18 17:44 来源:未知
【借卵试管医院】

地中海贫血患者能否实现生育健康宝宝的梦想?4月24日,由省民宗委主办、海南日报报业集团承办的2022年海南民族团结进步宣传月暨“线上三月三”系列活动之健康科普系列直播活动举行,活动联动海南日报健康融媒工作室推出健康科普类直播《大医精讲》,邀请海南省人民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姚红霞科普地中海贫血相关知识。

重型地贫患儿如不治疗>

大多会在5岁前死亡>

地中海贫血简称“地贫”,因最早发现于地中海沿岸国家而得名。

地贫是一组遗传性溶血性贫血疾病,是由于珠蛋白基因(地贫基因)的缺陷使血红蛋白中的一种或几种珠蛋白肽链合成减少或不能合成,导致血红蛋白的组成成分改变,继而引发慢性溶血和贫血。

地贫主要分为α地贫和β地贫两类。根据症状的轻重,地贫分为静止型或轻型、中间型、重型等几种。

静止型或轻型地贫患者没有明显症状或症状轻微,不影响日常生活与工作,无需特殊治疗,但可能会将异常基因遗传给下一代。中间型地贫患者临床表现差异很大,会有不同程度的贫血、疲乏无力、肝脾肿大以及出现轻度黄疸,重者需要定期输血和排铁治疗。

重型α地贫胎儿多在孕晚期出现水肿综合征,可能胎死宫内或出生后死亡。通常孕妇也会出现一些并发症, 甚至危及孕妇生命。

借卵费用

重型β地贫患者通常在出生3至12个月后开始出现逐渐加重的贫血,伴有面色苍白、肝脾肿大、黄疸、发育不良等;如果不进行规范治疗,会逐渐出现头颅变大、额部隆起、颧骨凸出、眼距增宽、鼻梁塌陷等典型的地贫特殊面容,“如果不进行治疗或治疗不及时、不规范,患者很难活到成年,多在5岁前死亡。”

地贫父母可孕育健康宝宝>

通过先进技术筛选正常胚胎受孕>

“地贫是一种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病。多数人只是地贫基因携带者,不表现出任何症状或者症状非常轻微,易被忽略,多在体检或地贫家系调查时才被发现。” 姚红霞介绍,如果要了解个人地贫患病或基因携带情况,必须接受正规的地贫筛查和基因检测。至少排除了夫妇一方是地贫基因携带者,才能解除孕育中重型地贫儿的风险。

姚红霞表示,如果夫妇双方分别是α轻型和β轻型,胎儿必须接受产前检查,确诊是否为重型地贫。如果夫妇双方都是α轻型,需要做详细的遗传基因分析,才能预测下一代成为中型或重型地贫患者的概率。如果夫妇双方都是β轻型,胎儿有1/4概率正常,有1/2概率是地贫轻型患者,有1/4概率是中型或重型患者。

姚红霞提醒,如果检查确定为重型地贫儿,建议在家长知情同意的基础上及时终止妊娠,避免重型地贫儿出生。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也可以通过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即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筛选正常的胚胎受孕,实现地贫父母孕育健康宝宝的愿望。

造血干细胞移植和基因治疗可治愈地贫>

据了解,目前在地贫高发地区开展婚前孕检以及产前地贫筛查、诊断和干预,防止重型地贫儿的出生,是防控地贫的最有效措施。

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地贫已是成熟技术,全相合移植成功率达90%以上,但由于费用高和供者少限制了开展数量。

目前新药尚未上市,基因治疗还没正式应用到临床的情况下,中重型地贫患者需要定期输血和排铁治疗维持生命。

“当前疫情反复,献血受到影响。输血是输血依赖型地中海贫血患者维持生命的基本措施,如果不做移植或基因治疗就要终生输血和去铁。”姚红霞呼吁爱心人士积极献血,挽救地贫患者生命。

【来源:海南新闻网资讯】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曾经何时,全职太太在世人的眼中过得就是“有钱有闲”的舒适生活,甚至很多女孩子把能当上全职太太

当作

是自己婚后生活的终极目标。

可是随着时代的变更,“全职太太”却成了人们口中最危险的职业。

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社交圈,有的只是带不完的孩子,做不完的家务,整天累死累活在家人眼中却不被认可,丈夫一句“我要赚钱养家,你只是在家里带个孩子,连个家务都干不好”,就轻轻松松地否认了妻子为家庭做的一切贡献。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手里没有钱。没花一分钱都要伸手问男人要。

遇到明事理的丈夫,懂得妻子的辛苦还好,遇到不明事理的丈夫,一句“成天什么活都不干,就知道花钱”,也足够让人心碎。

在无数个崩溃的瞬间又不得不断地自我救赎,让很多宝妈不得不感叹“千万不要做全职太太。”

【事件回顾】辞职跟随男友离开家乡

7年前,到了适婚年纪的雷小华(化名)经人介绍和刘勇(化名)相识了。

刘勇一家在广州开了一个做铝合金门窗的档口,回老家相亲见到了雷小华以后急于赶回广州做生意。

两人匆匆确立的恋爱关系,刘勇很希望雷小华能随她去广州发展。

于是雷小华匆匆辞掉了在老家的工作,随着刘勇一家去了广州。

雷小华斩断了自己的退路,一心跟着刘勇奔赴幸福的生活,但是令她没有想到了是,等待她的却是一地鸡毛。

刚到广州,刘勇就让雷小华在段铺里管收钱,貌似是认可了她这个媳妇,把经济大权交到了她的手中。

一开始,雷小华很感动男朋友一家对自己的信任,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雷小华发现,所谓的让她管理经济大权不过是很冠冕堂皇的障眼法。

因为虽然店里的钱都是经她的手收上来的,但是每天她要去银行存钱的时候,婆婆都要让刘勇和她一起去,生怕雷小华把钱装进自己的腰包里。

所以雷小华这个所谓的“财政部长”对钱是没有任何处置权的。

看清楚这一点,雷小华有点伤心,自从来到广州,自己整天都在男朋友家的档口忙碌,这些 钱也有自己的一份汗水在里面,这么被人防着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雷小华是个敏感的人,这样的性格主要是源自于她的原生家庭,她父亲早逝,留下妈妈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生活。

雷小华虽然找了婆家,可是家里还有两个弟弟没有结婚。

为了缓解心中的疑虑,雷小华在和母亲通电话的时候,就把现在的处境告诉了母亲,她问母亲:“为什么他们家的人都要防着我?”

雷小华的母亲听后劝慰女儿说:“你现在还没有和人家举行婚礼,就不要管人家的财政大权,避一避嫌吧。”

雷小华听从母亲的建议,将管钱的

权力交给

了婆家人。

不想,她的这个避嫌的举动却让婆家人对她产生了误会,雷小华的婆婆对儿子刘勇说:“她不想管钱肯定是怕咱们家在外面有外债,怕受咱们连累。”

岳母贪下12万元彩礼让女儿进退两难

不久,雷小华和刘勇的婚礼被提上了日程。

按照当地的规矩,男方给女方家的彩礼,相当于一个押金,给了女方家以后,等到女儿生了孩子,女方家就要把这个押金还给女儿,用作家庭开支。

刘勇妈妈也和雷小华的母亲谈妥,等到雷小华生了孩子,雷小华的母亲就将押金返还给刘勇家。

为了表示最大的诚意。刘勇家给了雷小华母亲12万元的押金钱。这个数字,也给足了雷小华母亲面子,让他们家在左邻右舍中很体面。

婚后一年,雷小华的女儿出生了,雷小华成了一个全职妈妈,在家里照顾孩子收拾家务。

雷小华的母亲没有在女儿生产后把当初收到的12万押金送回来。

刘勇一家对押金的事情感到很着急,生怕有什么变故。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

就在孩子出生后的一年,刘勇一家决定在广州买一处房子,首付的40万元怎么也凑不齐。

刘勇让雷小华赶紧向母亲索要当初的“押金”钱,可是雷小华的母亲却告诉雷小华,这12万元钱她没法给,因为家庭困难已经用掉了,拿不出来。

雷小华心知肚明,母亲是为了两个未婚的弟弟考虑,钱并非真的花掉了。留下这个钱就是为了解决家里的困难。

刘勇知道后对岳母说:“我现在买房子确实急用钱,你哪怕先拿出来给我周转一下,或者说,你只要还给我们一半钱钱就好。”

可是就是这样的要求也被岳母一口回绝了。岳母很生硬地告诉他“要钱没有。”

雷小华母亲的这一做法,从此让雷小华在夫家背负上了很大的负担,刘勇经常要把雷小华母亲私吞结婚押金的事情拿出来羞辱雷小华一番。

雷小华很无奈,在丈夫说了很多次以后,她只能说:“你不要天天拿出来说好不好,我妈妈养了这么大的女儿都给了你了,你还要怎么样?”

不说倒好,因为雷小华这么一说,以后两个人一吵架,刘勇就说:“

你们家就是卖女儿,你是我花钱买回来的。”

雷小华在夫家的地位就显得特别尴尬,一边是母亲,一边是丈夫,两边她都没有能力去说服对方,只能自己咽下所有的无奈。

一切花销要靠保障,丈夫却要求要二胎

自从上一次雷小华交了管钱的大权之后,刘勇再也没有给雷小华一分钱。

婚后,刘勇会把一部分钱放在床头柜里,用于家庭开支。

可是雷小华心里很明白,这些钱仅能用于家庭开支,在她自己的花费上,她没有半分钱的决择权。

自从做了全职妈妈以后,雷小华在经济上变得很拮据也很尴尬,她自己的任何花销,都需要自己先垫付钱,然后拿收据单向刘勇报帐,刘勇择情给她报销。

比如说她在网上看好一件衣服,她需要把衣服的链接发给刘勇,刘勇看过以后,觉得有必要买就给她付款,如果刘勇觉得没有必要买,就直接无视。

再比如说,她生病了,需要去医院看病,问刘勇要了几次钱刘勇都不给,她只能够自己先去看病,然后拿着医院的检查单证明她真的是病了。刘勇才给她看病的钱。

在这样的生活压力下,雷小华无时无刻都觉得生活得很痛苦。

她也曾向刘勇抗议过,刘勇回复她说:

“我每天在辛苦工作赚钱养家,还要背负着房贷这样巨大的压力,你只是在家里带个孩子,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的辛苦?再说了,你不是也偶尔在档口兼职画图纸,有部分收入吗?怎么还需要我给你钱?我能帮补你一些花销就已经很不错了。”

就在雷小华对现状痛苦不堪时,丈夫刘勇又向她提出了一个要求,让她赶紧生一个二胎。

雷小华慌了,她经过了几天的深思熟虑,她向丈夫提出了一个要求:

她同意生二胎,条件是丈夫以后要把钱交到她的手里。

可是正当她想通过生二胎来巩固自己在家里的经济地位时,另一个更大的打击向她袭来。

噩梦的开始

雷小华在做备孕体检的时候,被医生告知,才三十岁的她就已经患上了卵巢早衰,这就预示着她想要通过自然怀孕孕育二胎的梦结束了。

就在雷小华还沉浸在痛苦中时,丈夫一家对生二胎的热情一点都没有减少,他们说服雷小华去做试管婴儿。

从此雷小华的噩梦就开始了。

打过很多针,经过了很多努力,雷小华终于怀上了孩子。

为了确保能怀孕成功,雷小华按照医生的要求,不能动,只能整天卧床,可是即便是这样,雷小华还是在怀孕三个月的时候,被查出胎儿已经没有了心跳,进一步检查发现,雷小华这次的怀孕还是宫外孕。

医生告诉雷小华,这种情况要赶紧做刮宫治疗,做了这样的小手术以后需要再过两年才能备孕。

急于要二胎的刘勇不同意雷小华做手术,最后雷小华选择了保守治疗。

保守治疗的过程很漫长,三四个月的时间,雷小华需要不断地跑医院,看病、吃药都要用自己兼职赚来的零用钱。

在这个过程中,刘勇从来没有关心过雷小华有没有钱用,身体吃不吃得消,相反,他每天看到妻子就是唉声叹气的,责怪雷小华花费了他那么多做试管的钱却没有成功怀孕,觉得很丧气。

甚至在雷小华刚出院时就对雷小华提出了想要离婚的想法。

雷小华很崩溃,怀孕失败她也很受伤,身体上的痛和精神上的压力不但得不到丈夫的同情,丈夫还把一切的责任都归结到了她的身上,让她背负了更大的压力。

心中痛苦的她得不到任何安慰,经常睡不好,夜里一两点钟还在外边一圈一圈地走。

就在雷小华还没有从这次怀孕失败的痛苦中走出来时,刘勇却认为钱已经花了,就必须要有一个结果,他让雷小华赶紧准备第二次备孕。

知道妻子的抗拒,这一次刘勇主动提出,只要能生出二胎,一定把经济大权交到雷小华手里。

可是雷小华听到丈夫的保证却退缩了。想到上一次的失败,丈夫一家人都怪罪她,她就心有余悸,谁能保证这一次就一定能成功呢?更何况上一次的病还没有彻底看好,自己还要经常跑医院

不生孩子就离婚

面对压力,雷小华选择了离家出走。

她一走就是两个月,在外边找了一个工作,自己赚钱给自己看病。

工作很辛苦,但是只有在工作中雷小华才能感觉到快乐。

刘勇给雷小华打电话,商量雷小华赶紧回来做试管,他对雷小华说,如果这次实在不能成功就不再逼雷小华,然后去抱养一个孩子。

雷小华的婆婆知道儿媳不肯去做试管时,就跑去骂雷小华:“我们家娶了你这样的女人真是倒霉,你是要断我们家的后啊。”

在刘勇的一再逼迫下,没有安全感的雷小华再次提出,要刘勇把家里的经济大权交到自己的手上,并且希望刘勇能写下保证书。

这一次刘勇又退却了,他不愿意。

两个人都觉得这段婚姻已经走不下去了,雷小华为了女儿,愿意和刘勇做最后一次调解。

在调解现场,雷小华的婆婆指责儿媳就是个把钱看得太重的女人,她激动地对主持人说:“我不同意我儿子把经济大权交到她的手里,钱又不是她挣出来的。她想出去工作也可以,房贷她必须还一半。”

她认为儿媳不在家里好好地做全职妈妈跑出去上班就是不想要这个家了,就是跑出去找快活。

主持人提醒她:“怎么能这么说呢?工作也很辛苦的呀。”

婆婆最终没有话说。

而刘勇在调解现场反复说自己的压力大,家里欠了很多钱。

主持人问他:“这些欠债和她(雷小华)有关系吗?”

刘勇斩钉截铁地说:“当然跟她有关系,因为和她结婚才买的房子,买房就欠了40万元,后边又做试管,七七八八外边也欠了六七十万了,你说我压力多大。”

这样的逻辑让在场的调解员都惊呆了。

尽管调解员做了努力,可是真是应了那句话“贫贱夫妻百事哀”,雷小华和刘勇这对小夫妻在以往的生活中已经消磨光了感情,最后他们还是选择了分手。

结束语:

与其说这段不幸福的婚姻起因是雷小华的母亲言而无信贪了女儿的12万的结婚押金,还不如说是这对小夫妻原本就不够爱。

丈夫刘勇缺乏担当,有点妈宝,在家中一切决定都听从母亲的安排。

长此以往养成了奇葩的思维逻辑,没有实际条件却非得生二胎,又把生二胎的花费全部推到妻子的身上,完全忘记了自己作为丈夫的责任和担当。

好的夫妻在家庭地位上应该是平等的,没有你尊我卑这样的区别。

全职妈妈的权益不容忽视。

在一个家庭当中,男人去参加工作赚钱养家,全职妈妈同样也为家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把小孩抚养教育好,把家庭的大后方打理好,只有家庭温馨了,男人才能更安心的工作。

同样,如果全职妈妈不想做全职了,想出去工作,也没有人可以剥夺全职妈妈想要工作的权利。

《民法典》的1057条就规定,夫妻双方都有参与生产、生活、学习社会活动的自由,一方不得对另一方加以限制或者干涉。

全职妈妈的选择完全在全职妈妈自己。

一对小夫妻最后走到分手确实很遗憾,不过像刘勇这样的男人如果不改变自己的观念,相信他和任何女人结婚都不会很幸福。

【借卵生男孩】

标签: 53岁借卵生子